如果中学可以重来,我愿意报名银河补习班 – 《银河补习班》 中搜网(www.apio2010.org)
欢迎访问中搜网
当前位置:中搜网 > 娱乐圈 > 正文

如果中学可以重来,我愿意报名银河补习班 – 《银河补习班》

如果中学可以重来,我愿意报名银河补习班  看本片之前,同去的闺蜜就问我借纸巾,原因是,据说这是一部让人泪奔的电影。我联想起上次在影院看到的让半场人都泪奔的《比悲伤更悲伤的事》,心里期待着千万不要拿台湾

如果中学可以重来,我愿意报名银河补习班 – 《银河补习班》

如果中学可以重来,我愿意报名银河补习班

 

 

看本片之前,同去的闺蜜就问我借纸巾,原因是,据说这是一部让人泪奔的电影。我联想起上次在影院看到的让半场人都泪奔的《比悲伤更悲伤的事》,心里期待着千万不要拿台湾那些矫情情节来催泪观众。毕竟,对于85前来说那些所谓催泪原因都不算事儿。但这部电影还是让我出乎意料了。当然,不单单是它并没有像闺蜜说的那样让人哭到湿透纸巾,而是发现它不单单是一个被传说要哭的电影,而给了观众更多比哭更深刻思考的问题。在看电影的过程中不断在想,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到初一,是否也会报名去上这个银河补习班?

 

这个补习班很奇特,老师是爸爸,学生只有一个。这个补习班没有学时限制,24小时全天候,天天都在上课。影片最开始,当出狱的邓超和校长打赌说儿子能考入年级前十名的时候,这个补习班就不得不诞生了。虽然它的组建原因是这么壮烈,上课地点也是遍布这个小城镇的每一个角落,包括:工地、公司、河边、草坪,甚至还包括北京紫禁城和长城,但就因为是前所未有的补习班(至少在我上学时同学没有人上过),所以它才让人感到好奇,看后又觉得惊喜。

邓超饰演的马皓文是一位不很传统的老师。和那个古板的教导主任相比,老马这老师喜欢把复杂变简单。开班授课第一晚,拿尺子量书本厚度,告诉儿子每天只要学一根头发丝一样厚度的书本就能完成一学期,我就惊讶地想,为什么当初没老师这么告诉我们。我们书包里是沉甸甸的十几本书,我们的后背被它们压弯。但从来没有人让我们化繁为简,让我们轻松应对,持有蚂蚁啃骨头的心态。之后,马皓文给孩子买了电脑那个片段,让我想起了自己2000年左右买回家里第一台电脑的情景。我记得我打开了好莱坞八大电影公司的网站,看到里面熟悉的20世纪福克斯的logo出现,觉得整个世界都向自己打开了。在那么早,别的孩子都在忙着死记硬背的时候,马皓文能让儿子学电脑,学打游戏,开拓思维放眼全世界才是最重要的。再后面,马皓文在儿子已经被他亲妈和教导主任都定义为笨孩子,根本不能成材的前提下,他还在生活中不断鼓励孩子,让他相信自信起来,相信自己能考前十名。想想当时我们的中学。学生因为考试成绩自然被分成三六九等,前十名的大红榜和后十名的白榜。每次考试结束学校都宣读排名,从第一名到倒数最后一名。我经常会去想那位垫底学生是如何继续生存在校内的。这部电影并没有把矛头指向我们过去的应试教育,而是更多的告诉我们教育孩子要放开,遵循他自己的内心。故事背景虽然在90年代,但教育理念又和现在我国的教育理念多么接近。马皓文具备了展望未来的视角。所以,他的儿子也是他的学生最后才能登上太空飞船,展望宇宙。

本片在剧情上也有不少加分的回忆项,比如经典歌曲《风继续吹》《我们亚洲》《好大一棵树》等等,音乐一响,满屏发光。作为一部在暑期档唯一反应父子情和青少年教育题材的剧情片,本片的大热势头已经显露,总的来说还是值得孩子和家长们都去看看。也让孩子们至少在电影中上一次这么独特的“银河补习班”。(文/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