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金能源再闯IPO 大客户去年成立 竞争对手是供应商 中搜网(www.apio2010.org)
欢迎访问中搜网
当前位置:中搜网 > 财经频道 > 正文

凯金能源再闯IPO 大客户去年成立 竞争对手是供应商

近日再次向证监会递交了招股说明书。有意思的是,不仅公司名称前缀从东莞变成广东,凯金能源的总资产在过去一年暴增了17亿元至24.17亿元,此次募资规模也相应扩大,计划募集资金25亿元,比前一次申报IPO

(原标题:凯金能源再闯IPO:其他业务收入猛增 竞争对手是供应商)

2018年7月上会被否后,东莞市凯金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依然未放弃IPO,时隔不到一年的时间,悄然换成“广东凯金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金能源)卷土重来,于近日再次向证监会递交了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以下简称招股书)。

有意思的是,不仅公司名称前缀从东莞变成广东,凯金能源的总资产在过去一年暴增了17亿元至24.17亿元,此次募资规模也相应扩大,计划募集资金25亿元,比前一次申报IPO时扩大了三倍,其中23.85亿元用于年产6万吨高性能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及研发中心项目,剩余1.1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研究发现,此前被否时,证监会指出凯金能源存在的问题包括过度依赖宁德时代(300750, SZ);产品销售价格逐年下降,毛利率持续波动;应收账款增长较快;委外加工费及相关运费金额占成本的比重较高等,对于上述这些问题,新的招股书中做了更多的解释。但旧患未除,新的问题却接踵而至,招股书暴露了公司靠卖原材料谋利等情况,这些问题或将成为凯金能源IPO新的“绊脚石”。

大客户去年5月才成立

自2017年以来,随着市场上人工石墨的原材料价格突飞猛进,凯金能源“悄然”做起了销售原材料的生意。

根据招股书,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凯金能源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2.17亿元、4.22亿元和10.45亿元,分别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为100%、91.91%和82.99%;其他业务收入在2016年为0,但在2017年、2018年分别增长到3711.47万元、2.14亿元,分别占营业收入比重为8.09%和17.01%,其他业务收入系公司销售原材料所形成。

不过,对于该收入,凯金能源在2017年和2018年却作了不同的会计处理。据其招股书,2017年度,凯金能源非经常性损益2832.09万元,系由原材料销售所形成,因当年原材料价格涨幅较大,具有特殊性与偶发性,基于谨慎性原则,公司将该部分收益计入非经常性损益;但2018年,公司利用采购渠道的优势,将部分原材料销售作为常规业务,相应收益则计入经常性损益。

一位会计师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一般来说,如何判定是经常性损益还是非常性损益,要看与公司经营业务有无直接关系,即便与正常经营业务相关,但如果性质特殊或者是偶发性,那属于非经常性。从业务来看,原材料销售是与主业息息相关,但原材料价格上涨具有偶发性,这其中的判定十分关键,如果后来公司把原材料销售当作常规业务去处理,那也可以列为经常性损益,毕竟也有同时做原材料销售的企业,还是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是否有稳定的客户等。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凯金能源前五大客户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0.29%、64.52%和71.81%,尤其是在2018年,首次出现了一家名为湖南普阳建材贸易有限公司的企业,为凯金能源该年度的第二大客户,销售金额1.58亿元,占比为12.57%,销售内容显示为原材料,而其他客户的销售内容均是人造石墨、复合石墨。

“本身凯金能源就是做负极材料的,卖原材料一般都是卖给同行竞争对手,但同行毕竟有顾虑,这就有点像比亚迪独立对外销售动力电池,其他车企要用比亚迪的动力电池肯定也是有顾虑,所以卖给贸易公司,再由贸易公司卖给同行或竞争对手,可能是一种相对折衷的方法”。有业内人士向记者提出了自己的理解。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工商登记发现,湖南普阳建材贸易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但成立时间十分短暂,成立日期为2018年5月31日,主要经营建筑材料、水泥等五金产品的销售以及石油焦、针状焦、锂离子电池的加工、销售及相关技术咨询等。对此,记者致电湖南普阳建材贸易,一工作人员接听电话并向记者确认了公司的身份。但对于记者所提出的问题,工作人员则显得有些不耐烦,未予回答便挂断了电话。

湖南普阳建材贸易公司多少显得有些神秘,成立半年多不仅一跃成为凯金能源2018年的第二大客户,更是位居其应收账款第一大客户。在凯金能源2018年应收账款金额前5名客户中,湖南普阳建材位居第一,其对应的期末余额为3168.68万元,占应收账款余额比例为11.6%。

但凯金能源在招股书中强调称,应收账款前五名客户主要为长期合作且规模较大的客户,且账龄大部分在一年以内,公司经营活动不存在单一客户应收款项难以回收所带来的重大不利影响。

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投行人士则告诉记者,一般而言,发行人在报告期内,其他业务收入占营收比重增长较快,是证监会重点关注的问题,比如说是否有突击增加利润嫌疑、存不存在利益输送等。此外,剔除两个多亿的原材料销售收入,凯金能源2018年的业绩又有多少,这是值得关注的地方。

据招股书,2018年公司其他业务收入为2.14亿元,其他业务成本为1.76亿元,其他业务收入也就是原材料销售为凯金能源带来了超过3800万元的毛利润。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卖原材料除了给公司营收、利润带来了增长外,似乎也缓解了此前公司过度依赖宁德时代的担忧。

记者注意到,去年证监会在否决凯金能源上市时,曾指出其对宁德时代的严重依赖。此次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其对宁德时代的销售收入占公司当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63.37%、48.83%和45.57%,呈现不断下降的趋势,但其中一大原因便是2018年凯金能源增加了湖南普阳建材的1.58亿元的销售原材料收入,稀释了不少比例,使得凯金能源对宁德时代的销售收入占营收比重看起来在减少。粗略测算,若剔除销售原材料业务的收入,2017年和2018年凯金能源对宁德时代的销售金额占比分别为53.1%、54.91%。

竞争对手子公司参与代工

原材料价格的上涨虽然为凯金能源开辟了新的业务收入,但也导致凯金能源近3年的毛利率不断下滑。根据招股书,2016~2018年度,凯金能源负极材料毛利率分别为33.52%、28.39%和23.54%,呈逐年略降态势,其原因为主要受加工费用及相关运费、焦类原材料采购价格上涨所影响。

不仅如此,凯金能源近三年的毛利率还远远低于可比公司的行业平均水平(34.19%、31.01%、30.05%),且与行业平均水平的差距在不断拉大。与此同时,凯金能源的产品销售价格也在不断下滑,以复合石墨为例,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的销售单价分别为5.51万元/吨、4.61万元/吨和4万元/吨,呈现不断下降趋势。

在2018年7月上会时,证监会发审委就要求公司解释毛利率低于同行业水平的原因及合理性;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变动对发行人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的影响等等。

上述券商投行人士称,凯金能源毛利率低于同行业平均水平,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其在这个行业的竞争力,再结合产品销售价格持续下降以及新能源补贴退坡的政策环境问题,那证监会自然会担心其未来持续盈利能力的问题。

对此,凯金能源在此次招股书中解释称,随着公司自有石墨化加工产能达产以及通过研发对原有焦类材料进行技术升级,将有效缓解成本上涨对毛利率的负面影响,预计在未来经营环境未发生重大变化的前提下,公司仍将具有较强持续盈利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凯金能源还需要竞争对手代为加工。根据招股书披露,郴州杉杉新材料有限公司是其主要的石墨化加工商,2016年、2017年分别位列凯金能源前五大供应商之一,其中2016年为第二大供应商,交易金额3258.32万元,占采购比例20.19%;2017年为第四大供应商,交易金额为2629.26万元,占采购比例7.22%。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郴州杉杉新材料有限公司是宁波杉杉旗下公司,系凯金能源的直接竞争对手,两者都是负极材料人工石墨的生产商,且都是宁德时代的供应商,在2018年负极材料出货量排名中,宁波杉杉位居行业第二,而凯金能源位居行业第四。

针对此,凯金能源表示,此前由于石墨化固定资产投资较大、能耗较高,负极材料厂商通常不会布局石墨化加工生产线,主要通过委托加工进行石墨化生产。

但也有业内人士提出质疑称,凯金能源依靠竞争对手宁波杉杉旗下公司来进行加工,若凯金能源对宁波杉杉的市场地位构成了威胁,后者是否还会向前者提供代工服务,从这一点而言,凯金能源面临较大的经营风险。

对此,凯金能源解释称,石墨化委外加工不属于公司最终产品加工过程中的核心环节,原因系:石墨化的加工工艺较为成熟,不存在较高的技术壁垒;国内从事石墨化生产的企业数量较多,选择很多,不存在少量企业垄断石墨化技术与生产供应的情形。

针对湖南普阳建材公司的背景及公司突击销售原材料、竞争对手子公司代工、技术专利发明弱于竞争对手等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向公司发送了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