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润债务危机中停产 华君集团被拖累成老赖 中搜网(www.apio2010.org)
欢迎访问中搜网
当前位置:中搜网 > 财经频道 > 正文

海润债务危机中停产 华君集团被拖累成老赖

,江苏省太仓市人民法院作出苏0585破申6号民事裁定书,受理上海开若纳科技有限公司对奥特斯维能源有限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本裁定自即日起生效。4月26日晚,*ST海润发布公告确认此事,上海开若纳对奥特斯

海润债务危机中停产 华君集团被拖累成老赖

(原标题:海润债务危机中停产,华君集团被拖累成“老赖”)

海润债务危机中停产 华君集团被拖累成老赖

海润光伏正一步步走到危机深处。

4月27日,*ST海润公告,收到江苏省太仓市人民法院送达的《民事裁定书》,受理上海开若纳科技有限公司对奥特斯维(太仓)有限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

2018年,海润预计亏损达25亿至37亿元,已逾期贷款达36亿元。据新京报记者走访,目前海润光伏主要基地均已停产,部分子公司已进入破产程序,仅江阴鑫辉所欠职工薪资等款项就达到千万规模。

在接洽一批接盘侠但均无果而终后,*ST海润目前的接盘侠只剩下华君系。不过,这一在2017年一度被海润“驱逐”的辽宁民营资本,其如今资金实力如何值得关注。新京报记者获悉,华君系目前的资金需求达几十亿规模,去年一度遭法院裁定查封3亿元财产,如今亦因海润的拖累导致自身也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

此前,华君集团相关人士回复新京报记者称,“在此事项上没有接受采访的安排,没有什么能提供的。如有能提供的,将进行联系”。

海润债务危机中停产 华君集团被拖累成老赖

先后迎来7家接盘侠

4月25日,新京报独家报道,江苏省太仓市人民法院作出(2019)苏0585破申6号民事裁定书,受理上海开若纳科技有限公司对奥特斯维能源(太仓)有限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本裁定自即日起生效。

4月26日晚,*ST海润发布公告确认此事,上海开若纳对奥特斯维依法享有债权,经强制执行,至今未获清偿。奥特斯维已停止经营,涉及多起诉讼及执行案件,债务规模巨大。名下资产明显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上海开若纳向太仓法院提出对奥特斯维进行破产清算的申请。

*ST海润表示,目前太仓法院已经正式受理了上海开若纳对奥特斯维的破产清算申请,奥特斯维已进入正式破产程序,进入正式破产程序后,其将不再纳入公司合并财务报表范围。

根据*ST海润3月22日披露,2018年2月,海润光伏即开始停牌,其曾与7家企业进行洽谈,交易方式可能涉及出售标的公司资产、股权等。

这一重组最终失败。今年3月,*ST海润公告,公司原拟通过重大资产重组出售合肥海润等相关资产。但由于有相关债权人对合肥海润以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管辖法院申请对合肥海润进行破产清算,故拟终止本次交易和可能构成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根据2018年业绩快报,*ST海润预计2018年年度亏损在-25亿元到-37亿元之间。

今年3月21日,新京报记者来到海润曾公告的信息披露办公地点无锡信息港A座看到,海润光伏在此占据了10-13楼的办公场所,不过目前均已人去楼空。目前,上述办公地还未有新公司入驻,房内还张贴着海润光伏的标语、标志。

有海润光伏员工告诉新京报记者,其已经搬回至江阴璜塘老总部。

3月19日,新京报记者来到位于江阴市璜塘镇的海润光伏总部,该处已无生产迹象。海润员工告诉新京报记者,此地停产已有一年,除了行政等人员外,工人都已不上班。在璜塘镇政府的帮助下,工人得到了安置。

据介绍,海润光伏成立于2004年,是中国最大的晶硅太阳能电池生产企业之一,公司在国内江苏、安徽、云南三省拥有六大生产基地,员工总数超过6000人,晶体硅一体化产能位居全球第七,国内前三。海润主要负责人为杨怀进,业界称之为“光伏教父”。

2017年7月,新京报记者曾来到海润位于江阴璜塘的总部基地,虽时值周末,该公司仍处于生产状态。

据其员工介绍,海润光伏是光伏全产业链企业,该处基地主要包含铸锭、切片等产业环节。

除总部基地外,海润江阴基地亦已停产。

新京报记者3月19日来到海润江阴基地(即江阴鑫辉太阳能公司),厂区内已无生产迹象,保安仍在留守,大门上贴着江阴鑫辉的破产公告。

该保安告诉新京报记者,其是由法院所委派,并非海润光伏,该厂区去年12月倒闭,现在是法院接管。

新京报记者在工厂大门看到的江阴市法院裁定书显示,其破产一事是由于昆山良品丝印器材有限公司的申请,法院在2018年12月27日受理了这一申请。

法院称,江阴鑫辉结欠昆山良品货款到期未付,现已停止经营,相关资产已因涉诉被查封,本院尚有多起以鑫辉为被执行人的强制执行案件未能执行到位。

新京报记者在现场还看到,江阴鑫辉拖欠了员工大笔薪资。

新京报记者看到的江阴鑫辉职工债权公示显示,截至2018年12月27日,江阴鑫辉经核实确认的结欠职工工资等款项1010.6万元。

新京报记者看到的职工债权清单显示,涉及员工多达467人。

一位海润员工告诉新京报记者,海润光伏制造板块的产能规模虽然较大,但由于过去几年资金问题,技术已趋于老化。而光伏行业的技术迭代太快,这意味着老一代技术的成本比同行高。不过,其电站资产仍比较优良,如果能解除查封,是很好的现金流来源,出售掉也是不错的资产。

海润债务危机中停产 华君集团被拖累成老赖

与华君系恩怨未了

与7家接盘方洽谈但仍终止重组,如今,华君系成为海润为数不多的可倚重的外部支持者之一。

据介绍,华君集团为一家多元化综合性跨境集团公司,旗下拥有金融、工业、医疗、地产、能源、贸易六大产业集群,拥有员工10000余人,资产据称达600亿元,其背后的实控人为“辽宁隐形富豪”孟广宝。

2018年8月,海润光伏公告,大股东杨怀进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将其持有的本公司312383022股无限售流通股转让给华君实业(中国)有限公司,占总股本的6.61%,转让价款为人民币27177万元。

由此,华君实业(中国)有限公司取代杨怀进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华君实业(中国)有限公司系孟广宝所实际控制的公司。

在此次卷土重来之前,华君系曾在2017年与海润光伏爆发剧烈冲突。

2016年1月起,海润光伏开始筹划通过定增引入孟广宝旗下华君电力等作为战略投资者,孟广宝也出任海润光伏董事长。2017年7月,海润光伏董事会会议审议通过解除孟广宝的董事长和总裁职务;在此之时,关于华君系“掏空”海润的质疑不绝于耳。

2017年9月,从未面对媒体的孟广宝接受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他明确否认关于关联交易的指控,还强调自己当初是在海润方面的主动请求下进入海润,且对海润有大额资金援助,截至目前,海润方面依然对其有欠款。

不过,新京报记者自海润光伏内部员工处了解到,虽然海润与华君在台面上爆发冲突,但双方在私下仍在持续沟通。事实上,即便海润像外界所说的“驱逐”华君,华君也没办法彻底离开海润,因为双方存在着大量的资金、债务关系。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早于华君系成为海润第一大股东之前,华君系已开始接盘海润的部分债务。

2018年5月,海润公告称,收到国开证券、华君医药签署的《债权转让合同》,根据安排,国开证券在收到全部转让价款后,将该笔债权及全部从权利转让给华君医药。

到华君系成为海润第一大股东之后,其继续代海润偿还债务。

2018年10月,海润光伏公告,收到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安徽省分公司、辽宁华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签署的《债权转让协议》,根据安排,长城资产在收到全部转让价款后,将该笔债权及全部从权利转让给华君资产,债权合计金额为人民币286764721.98元。

海润债务危机中停产 华君集团被拖累成老赖

遭海润拖累,

华君集团成老赖

虽然华君系开始驰援,但若要彻底解决海润的债务危机,对应的资金量要超过数十亿元之巨。

根据今年3月22日海润公告披露,公司累计逾期贷款36亿元,其中短期借款逾期17亿,长期借款逾期10亿,融资租赁等其他类型融资逾期9亿;逾期半年以内的借款5亿,逾期半年到一年之间的借款16亿,逾期一年以上的借款15亿,公司根据合同约定或者法院判决书计提这部分逾期贷款的罚息或滞纳金4.7亿元。

事实上,面对海润光伏的债务危机,华君系自身也遭到冲击。

3月25日,新京报记者查阅全国执行信息平台看到,华君控股集团已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其中一则的执行法院是太仓市法院,执行依据文号(2017)苏05民初1204号,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为“履行义务49760709元”,失信被执行人行为具体情形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

3月19日,新京报记者自中国裁判文书网查询到了(2017)苏05民初1204号法律文书,法院判决,被告奥特斯维能源(太仓)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中国光大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太仓支行归还编号为苏光太银贷2017015号《流动资金贷款合同》项下贷款本金1700万元等等。华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对相关债务在最高本金余额8000万元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被告奥特斯维能源(太仓)有限公司追偿。

在海润债务危机波及华君系的同时,华君还在去年遭遇资产查封事件。

2019年3月12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一则民事裁定书,申请人江苏南通二建集团有限公司于2018年6月12日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请求依法查封、扣押、冻结被申请人上海保华万隆置业有限公司、保华地产(大连)有限公司、华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孟广宝的银行存款人民币211223800元或其他等值财产。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查封、扣押、冻结被申请人上海保华万隆置业有限公司、保华地产(大连)有限公司、华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孟广宝的银行存款人民币211223800元或其他等值财产。本裁定立即开始执行。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南通二建其后申请解除上述措施,法院随后裁定,解除对华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孟广宝等的财产保全措施。

对于华君系自身而言,其目前仍存在大量的资金需求。

今年1月,上市公司中来股份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林建伟、张育政夫妇拟向华君实业(中国)有限公司协议转让176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7.3%,每股转让价格为15.07元,交易总价为2.65亿元。

此外,根据中来股份和华君实业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华君实业承诺,将通过其关联或指定平台为中来股份N型高效光伏产能扩充提供时间上、成本上兼具市场竞争力的融资支持,融资支持总额不超过25亿元。

就与华君系合作进展,3月18日,中来股份相关人士在电话中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对公司与华君集团的合作不清楚,其后拒绝了新京报记者的采访。

在主基地停产、巨额亏损和债务、重组失败的情况下,唯一的外部援手华君系亦遭遇风波,海润光伏未来何去何从,值得外界关注。

新京报记者 赵毅波 编辑 王宇 校对 李立军

记者邮箱:zhaoyibo@xjbnews.com